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天天保健 » 现代牧业污染触目惊心 七成牛奶供应蒙牛使用

现代牧业污染触目惊心 七成牛奶供应蒙牛使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6 13:45  来源:药品资讯网信息中  浏览次数:84

“最近压力蛮大的,我真的不想做了。我已经起草好了辞职报告,我想彻底退下来。”蒙牛黄曲霉毒素事件将低调的现代牧业集团拉进公众视野之后,2011年12月31日,现代牧业董事长邓九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如此感叹。

现代牧业之所以成为事件的另一个焦点,是因为现代牧业洪雅牧场是发生此次“致癌门”事件的蒙牛乳业(眉山)的主要供应(http://www.chemdrug.com/sell/)商。资料显示,洪雅牧场日产鲜奶200吨,全部供给蒙牛眉山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

在邓九强眼中,“万头牧场”的现代牧业不可能存在问题,他说:“现代牧业要演绎中国养殖业的大国崛起,在各方面超越美国人。”然而,豪言壮语的背后却是备受争议,频频被指污染环境。

面对外界质疑,邓九强无奈地表示:“我要退休,不做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了。(做企业)又要考虑食品安全、防疫、环境影响,把自己搞这么累为什么?做了,一半对一半错,不做不就没问题了。”

然而,无论邓九强多么委屈与不满,只要他一天没有退休,现代牧业的环境问题以及与蒙牛扯不清的关系,都是邓九强绕不过去的坎儿。

绕不开的环境污染

安徽省马鞍山丹阳镇镇中心东北方向约5公里处,是现代牧业的总部所在地马鞍山牧场。记者在牧场内看到标语:“保护环境是建设牧场的基本原则。”采访过程中,邓九强也强调,食品安全、奶牛防疫、保护环境,是公司重点中的重点。但事实上,现代牧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一直备受诟病。

孙志杰家住牧场几百米之外的山河村。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多赚些钱,到其他地方买个房子。“我家小孩现在两岁,这里的污染太严重了,夏天的时候到处都是苍蝇虫子,孩子一被叮咬经常生病。”孙志杰告诉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刚到牧场周围,便闻到熏人的臭气。当地村民介绍,夏季时,周围到处弥漫熏天的臭味。苍蝇蚊虫到处飞,牛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随处排放的牛粪更是随处可见。现代牧业总裁办公室的王惠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奶牛的牛粪会用固液分离机进行分离,固态晾晒后,作为奶牛的卧床。而作为有机肥料的沼液则通过液体车倾倒在周围的田地,进行还田。

对于现代牧业来说,这是一件惠民的好事,但当地的村民并不这样认为。到处排放的牛粪不仅严重污染了水源和环境,更使村民有田不能种。

时代周报记者在牧场周围看到,沟渠、河道里充满了发绿的牛粪。孙志杰介绍,水源基本上都被污染了。“下雨时,牛粪顺着水往下流,流到水库。现在家里的饮水都是在外面买的纯净水。自来水不敢吃,只是用来洗衣服拖地。”乱倒的牛粪沼液,使有些农田长满了杂草,最终庄稼都不能种了。

在牧场的一角,一处约两米深的坑中躺着三头死牛,坑外也存放着三头死牛。当地村民介绍,这些牛都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正等着集中掩埋。按照国家标准,死牛必须用石灰进行深埋,有条件的地方逐步建设特定处理场所。对此,邓九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我不否认都做到了深埋。我也不好说我们的员工百分之百做到位,但是我们有这个要求,起码我想把它做好。”

面对记者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的种种质疑,邓九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味道是村民的味道大还是牧场的味道大,是他们的苍蝇多还是我们的苍蝇多?牧场有多大味道,你可以去肥东牧场看一看,夏天是不是苍蝇乱飞?”

“美国驻上海、广州领事馆的领事和参赞都来过好几次,夸赞我们说,像现代牧业这样水平的牧场在美国都找不到。你可以去黑龙江的双城,或者河北的唐山,看看传统的养牛到底是什么样的。”邓九强说。

他认为,在环境问题上,不可能做到无懈可击。但是,在过去传统养牛模式的基础上,无论是食品安全,还是环境保护,现代牧业都作出了非常大的改善,不亚于国外牧场。

“如果很多村民都这么说,我们就搬家。我们的牧场环境是有监测的。”邓九强如此说。但现代牧业在全国各处的牧场环境污染问题,屡屡被媒体曝光。政府多年的搬迁计划也一直未实现。
中国适合“万头牧场”吗?

三聚氰胺之后,各奶业巨头纷纷加入万头牧场的建设行列,悄然之间,“万头牧场”的阵容愈发强大。现代牧业成为了其中典型代表。

截至目前,现代牧业已建成运营的万头牧场16个,在建牧场4个,拟建牧场10个。2015年前,现代牧业将完成30个万头规模牧场的规模与经营,奶牛存栏超过26万头,日产高品质牛奶3000吨以上,成为中国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和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

与现代牧业发展相伴随的,是背后饱受争议的扩张速度与规模。“中国有几万个牧场,现代牧业才建30个,不快,非常慢。要说我们快,不如光电发展快。”邓九强认为,奶源集约化应该更快一些。

事实上,大多数专家并不反对规模化生产。分散的奶农、小规模牧场的饲养方式,导致交叉感染比较多。而规模化、集约化的生产对安全问题更可控,或较好地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这也是从三聚氰胺事件中吸取的经验与教训。集约化、规模化生产,才能解决好中国乳业的问题。

但规模到底应该多大,却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万头牧场究竟是不是牧业发展的合适之道,还是一场作秀?

邓九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在美国参观了很多万头牧场,说美国没有万头牧场的人都是不了解情况的。但西部乳业秘书长魏荣禄认为,中国不适合搞万头牧场,太超前,在污染、防疫、疾病等方面很难做到有效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牧场,并看不到想象中的绿油油的草地,也看不到奶牛悠闲地甩着尾巴在草原上自由行走。现代牧业总裁办公室的王惠告诉记者,奶牛每天从棚舍到挤奶厅、待挤的过程就是活动时间,其他时间只能待在牛舍里。

一位乳业专家批评,养牛不是流水线,奶牛是独立的个体,它需要活动的空间。中国的牧场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牧场,准确地概括是养殖场。

其实,业内专家对万头牧场的反对声也不绝于耳。在2011年的第二届中国奶业大会(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上,一位发改委官员就表示:“规模化养殖,值得支持,但是需要适度,万头牧场是作秀。”

国家对养殖业的发展有一定的补贴政策。邓九强也介绍,国家对规模化、养殖设施化进行补贴,对奶农用地进行优先审批等。中央政策是一头好的奶牛补贴1500元等。2011年,现代牧业共从国家获得补偿四五千万。

因此,雷永军认为,不排除一些牧场把“万头规模”作为宣传口号,其实就是幌子,目的是为了获得政府的支持。即使经营亏本了,政府每年也会补偿几千万。建立牧场,不仅仅是为了养牛,更是被其背后的土地私有化、租赁化的利益所诱惑。

“政府希望发展企业,企业也希望获得政府支持。双方投其所好,只要能生产好,也是件好事。但最担心的是一些企业不好好生产,甚至产生一系列问题。”雷永军不无担忧地说道。

事实上,万头牧场所带来的环境问题已经凸显出来。

牛根生的影子

提到现代牧业,很难不让人想到蒙牛。现代牧业的发展轨迹与蒙牛相伴相随,但两者却渐行渐远。

2005年9月,领先牧业(现代牧业前身)在马鞍山注册成立。股权结构为邓源(邓九强女儿)25%、高丽娜15%、蒙牛(马鞍山)10%,其余50%的股权分散在11位个人股东中。目前,至少有十位个人股东曾任职于蒙牛。

现代牧业背后更有牛根生的影子。2008年邓九强接手现代牧业后,接连引入KKR、鼎晖投资及Brightmoon的四轮股权融资。其中Brightmoon属于恒鑫信托公司。恒鑫信托成立于2010年7月30日,是一家慈善信托公司,该公司的财产授予人为牛根生。

邓九强介绍,现代牧业当初成立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为蒙牛提供奶源,是要解决中国的奶源安全问题。“现代牧业和蒙牛只是上下游,两家是非常独立的企业。”

但至少,现代牧业成立之初,是打着蒙牛的招牌,利用蒙牛的知名度为自己开路。当时代周报记者在丹阳镇询问现代牧业时,当地村民第一反应是“蒙牛牧业”。后村民介绍,当初现代牧业落成之时,公司牌子上写的是“蒙牛现代牧业”,在2009年左右才将名字改为了“现代牧业”。

邓九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在乳业中,只要和蒙牛有关的,都会在名称前挂上蒙牛两字,但实际上与蒙牛没有任何产权关系,只是上下游的关系。后来因为要上市,再加上已经不是蒙牛的专用牧场,七成供蒙牛,三成供给其他乳企,所以把蒙牛两字去掉。

一直以来,外界对现代牧业的评价是“神秘”、“低调”。直到上市之时,外界从招股书中才对这家企业略知一二。从招股书中可知,现代牧业与蒙牛有着相似的创始团队。因此外界认为,现代牧业极有可能会复制另外一个蒙牛。事实证明,现代牧业的发展模式与思路与蒙牛极为相似。

不过,邓九强极力否认。“从奶的理念上,完全不一样。蒙牛是加工业,我们是农业养殖业。但是,倒可以给我们启迪。中国创造出了一个世界性的公司。牛根生太伟大了。那么现代牧业是不是也可以做成世界性的企业?”

现代牧业的雄心也正一步步显现。其实许久之前,便有业内人士猜测,现代牧业不可能甘心只做蒙牛的奶源供应商,早晚它会有自己的品牌,与蒙牛形成竞争。

目前,现代牧业已推出自主品牌,包括保鲜奶、纯牛奶、酸牛奶,共有两个工厂进行生产,不过并未作任何广告宣传。邓解释,现代牧业的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是要依靠品牌宣传,坚决反对做广告,要让老百姓自己去体会。

至于成品奶规模是否会扩大,进而成为下一个蒙牛?邓九强反问记者,“你说老百姓是否愿意喝高品质的牛奶呢?如果老百姓愿意,我们就能做到,这是一个趋势,市场优胜劣汰进行选择。”

低调的现代牧业有着更大的野心。但它需要记住的,现代牧业七成的牛奶供应给蒙牛,并且双方当时签订协议,原料奶不能销售给两名竞争对手。尽管邓九强自信地认为,蒙牛不会傻到连现代牧业这么好的奶源都不要,但其对蒙牛的高度依赖性潜藏着巨大风险。双方的一场博弈将不可避免。

“哪个企业没出过问题”

本报记者 张欣培 发自安徽马鞍山

“致癌门”权威结果出来之前,一切奶源都成为外界怀疑的对象。“‘致癌门’事件出在奶源上,对奶源进行质疑我认为很正常。但是,每个牧场都没有设立独立的奶源检测(http://www.chemdrug.com/sell/76/)系统,包括中国以及欧美等发达国家。牧场自身不做牛奶检测,均由采购方进行抽检,这是全世界通行的规则。”邓九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奶源检测设备(http://www.chemdrug.com/sell/22/)昂贵,小牧场不具备检测条件。因此接收方对其进行检测,并根据相关标准给牛奶进行定价与定级。只有当供应商对抽检结果产生质疑时,才会引入独立第三方进行再次检测。

邓九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1年10月国家公布了牛奶标准,现代牧业也正在尝试建立自己独立的牛奶全项指标检测体系,投资接近2000万,这样的设备在全世界的奶户中基本没有。

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邓九强不禁感叹在中国做企业难。“我不能说黄曲霉素不是问题,也不能说不是严重问题。但是它没有出厂,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每个人都会犯错误,任何好的企业是不是都没有出过问题?”邓九强举例说明,“可口可乐与麦当劳在美国都发生过问题,但并没有很多人骂它。”

他认为,在美国企业家很受尊重,但是在中国,企业家却最不受尊重。“只要一犯错误,一概全盘否定。一代人否定一代人,可能这就是中国的文化。”

“我们养牛很辛苦,出问题很多人来指责。我对自己非常失望,做了那么多努力,一片质疑,一片反对。苍蝇乱飞,污染水源,现代牧业不盈利,让那些能做企业的人去做吧。”言语中,邓九强难掩其中不满。

令他疑惑的是,外国人高度赞扬的现代牧业为什么得不到中国人自己的认可。“最近压力蛮大的,我真的不想做了。我已经起草好了辞职报告,我想彻底退下来。这个社会做好事都难,我为什么要去做。坏事我不会去做,好事我也不想做了。让市场淡忘邓九强,好事坏事都与我无关。”邓九强如此告诉记者。

面对是否认为外界缺乏对企业的宽容,邓九强说:“社会没问题,媒体也没问题,只是公众对企业的要求太高,我这样的素质不具备企业家的条件。我要退下来,回家静静地拉二胡。社会不需要你,公众也不需要你。”

“我要退休了,不做企业了。我钱够花,为什么要做企业,又要考虑食品安全、防疫、环境影响,把自己搞这么累,为什么?在中国我不想做企业了。做好事我又不能增加乐趣,因为我本来就想做好事。做了一半对一半错,不做不就没问题了。

采访过程中,邓九强不停地感慨,在中国做企业太难了,没意思。“作为企业家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把企业做得更好。但是同时,也应该看到客观条件的限制无法使你做到最好。”

他说,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在银行,一个在税务局,希望她们安安稳稳地当公务员一直到老,绝不介入企业。“做企业不是人做的事情,需要超人,不是我能干的。”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现代牧业污染触目惊心 七成牛奶供应蒙牛使用】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