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医药知识 » 兽用抗生素“妖魔化”背后 替抗产品商机有多大?

兽用抗生素“妖魔化”背后 替抗产品商机有多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1-19  浏览次数:131
摘 要:日前,农业部公告正式要求兽药企业自9月1日起,停止生产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抗生素。禁令一出,引起行业

日前,农业部公告正式要求兽药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自9月1日起,停止生产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抗生素。禁令一出,引起行业内激烈讨论,随着国家对抗生素使用的收紧,可替代抗生素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的研发情况也再次吸引了行业的目光。可替代抗生素产品目前主要方向有酶制剂、酸化剂、抗菌肽、中草药(http://www.chemdrug.com/sell/18/)植物提取物(http://www.chemdrug.com/sell/32/))等,但除了中草药之外,其他几类正式拿到产品批文的还非常少,而且都是作为功能性饲料添加剂批复的。在治疗方面的效果比较有限,大多作为增强免疫力和维护肠道健康(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7/)的功效。作为保健功效尚可,在防控感染性疾病方面,除了研发新型抗生素,生物制剂将重新获得重视。

 

限抗非禁抗,人兽用药专业化是趋势

2015年9月1日,农业部发布了第2292号公告,指出为保障动物产品质量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农业组织开展了部分兽药的安全性评价工作。经评价,认为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原料药(http://www.chemdrug.com/sell/17/)的各种盐、酯及其各种制剂可能对养殖业、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或者存在潜在风险。根据《兽药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决定在食品动物中停止使用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兽药,撤销相关兽药产品批准文号。

据南方农村报报道,此次禁用4种药物(http://www.chemdrug.com/)均属于喹诺酮类抗生素,根据药监所网站信息不完全统计,发现禁令实施后将取消5000多个兽药批准文号,涉及企业几百家。喹诺酮类抗生素在欧美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被禁止给食用动物使用,我国农业部也在几年前开始在出口和供港动物中限制使用。因此近年来无论是兽药厂还是养殖场的生产和使用量都已逐渐减少。而且同类产品较多,因此禁用之后对厂家(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和养殖场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关于本次禁用4种抗生素的具体原因,农业部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但参与了此次公告前期筹备评估工作的华中农业大学兽药研究所所长袁宗辉教授告诉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农业部禁用几类沙星类抗生素的原因一方面由于沙星类兽药抗生素很多,有十几个品种,其中有一些是人兽共用的。另一方面,由于此4种药物审批较早,药残药代试验(http://www.chemdrug.com/sell/24/)标准不够完善,随着食品安全要求越来越高,考虑到休药期问题,因此决定禁用。他指出,禁用是考虑休药期问题,一些行业人士以此猜测国家将全面开启“禁抗”时代是不准确的误读。据他所知,目前农业部并没有继续实施禁用或限制使用其他类抗生素的打算。

据了解,我国规定的氧氟沙星、烟酸诺氟沙星和盐酸洛美沙星的注射液、片剂和可溶性粉3种制剂用于猪的停药期均为28天,肉鸡则至少5-10天,蛋鸡禁用。由于代谢、药残时间长,如果不能严格控制用量和停药时间,就容易引发食品安全问题。

不少行业人士认为,人用药和食用动物专用药的分开将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减少保健用抗生素,规范治疗用药

对于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问题,目前业内普遍达成的共识是减少抗生素的使用(尤其是用于促生长作用的),在兽医指导下合法合规的正确使用,并积极探索可替代的新产品。

据了解,目前畜禽养殖中抗生素的使用主要在两方面,一是促进生长,一是用于感染的预防、治疗和控制。袁宗辉表示,兽用抗生素是防治畜禽疾病最有效武器,这是毋庸置疑的。据他介绍,抗生素在治疗感染性疾病的作用,目前任何替代性产品的功效都无法与之相比。从成本来说,抗生素的优势也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无论从功效还是经济效益来说,彻底禁用抗生素是不可能的。

“根据目前中国的养殖模式和水平,不太可能完全不用抗生素养殖,虽然国外有些国家禁止了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但临床上用药量反而大幅提高了。”佛山市正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总经理谭志坚表示,目前提倡的“无抗养殖”更多的是指禁止在商品饲料中添加用于促生长和保健的抗生素。

袁宗辉建议想要改变养殖业抗生素滥用问题从三方面入手,一是抗生素的合理合规使用,二是加快新药(http://www.chemdrug.com/)研究,三是对风险进行科学评估。

近年来,农业部先后实施了执业兽医师制度和处方药制度,通过一系列举措逐步规范养殖场的临床用药。

“国外对于使用抗生素非常谨慎,他们可以使用,但必须有药剂师或是兽医师的签字,国内职业兽医队伍不健全,而且药物无法等效。”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黄显会副教授称, “下一步要充分发挥药效,药物制剂工艺(http://www.chemdrug.com/sell/31/)很重要,常规制剂通过饲料加药,药物高度暴露,稳定性受到影响,同时胃液也会影响药物的稳定性,从而导致药效不能充分发挥,最终导致加量和超量添加。当前急需要从制剂技术层面实施减抗。

据悉,今年,黄显会与正典生物合作开展了“新型微囊颗粒剂研制与产业化”项目,旨在实现化药疗效和安全性相结合的目标,实施高速冷凝悬浮喷雾微胶囊化造粒技术,改变常规剂型的生产工艺,制备缓释颗粒剂,让药物在肠道缓慢释放,延长体内有效药物浓度维持时间,实现化学药物发挥临床效果最大化,最终达到“减抗”的目的,减少药物残留,保障动物性食品安全。

 

加快产品研发,细菌苗重获重视

可替代抗生素产品的研发一直如火如荼,据了解,目前主要方向有酶制剂、酸化剂、抗菌肽、中草药(植物提取物(http://www.chemdrug.com/sell/16/))等,但除了中草药之外,其他几类正式拿到产品批文的还非常少,而且都是作为功能性饲料添加剂批复的。在治疗方面的效果比较有限,大多作为增强免疫力和维护肠道健康的功效。作为保健功效尚可,在防控感染性疾病方面,除了研发新型抗生素,生物制剂(疫苗)将重新获得重视。

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翁亚彪副教授告诉记者,养猪户希望猪少病,但又懒于打针治疗,因此习惯于在饲料中添加药物,要改变滥用现状,一方面国家应对药物进行分级并指导使用,另一方面要从产品研发上减抗,研发生产替代抗生素的疫苗产品。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动物卫生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告诉记者,市场上的猪细菌苗有猪丹毒、猪肺疫、猪链球菌、副猪嗜血杆菌、大肠杆菌基因工程苗等,沙门氏菌(仔猪副伤寒)也有,支原体肺炎(喘气病)的疫苗也有,有些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猪场用的不积极,普遍用的比较少。

据李春玲介绍,现在细菌疫苗推广不开的首要原因是对细菌病的认识误区,认为有药可治,重治疗轻预防,其次是多数病原菌血清型众多,而且经常发生变异,疫苗研究难度大。另外是部分疫苗质量不稳定,从而限制了细菌性疫苗的应用。另一个因素就是成本问题。细菌苗在人医应用非常广泛,如链球菌苗,大部分都是多价亚单位疫苗。亚单位疫苗使用成本很高(可高达170元/人),对人来说能够接受,可以不计成本,但是对猪场来说推广起来就有难度。细菌苗超过10块钱就是一个坎了。生物制剂方法防控感染性疾病,更加环保有效,随着抗生素政策的收紧,细菌疫苗可能将重新获得重视。

除了细菌疫苗,球虫疫苗也是抗感染研究的重要领域。2003年,正典专门成立了一支研发团队,开展“鸡球虫病活疫苗”的研制。历经漫长的研发之路,成功研制出鸡球虫病活疫苗。谭志坚表示,鸡球虫疫苗的诞生,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无抗、替抗”。这彻底解决了使用化药防治球虫病带来的耐药性、药残以及食品安全等问题。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兽用抗生素“妖魔化”背后 替抗产品商机有多大?】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