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警示平台 » 黑诊所“钉子户”屡打不绝 专家建议追刑责

黑诊所“钉子户”屡打不绝 专家建议追刑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6 13:42  浏览次数:136

  在黑暗的出租屋内,几块木板搭成药柜,杂乱堆放着药盒、药品(http://www.chemdrug.com/),一旁通常是厨房或床铺,墙上没有悬挂任何执业证件,“医生”没有从业资格……这就是黑诊所。
 
  春节将至,为保证居民平安健康(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7/)过节,1月20日,南昌市卫生监督部门对辖区内的黑诊所展开了一次专项打击行动,检查发现一些黑诊所的医疗(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条件恶劣得令人触目惊心,而黑诊所屡打不绝的现状更是让人深思。
 
  黑诊所像韭菜一样“长”
 
  经常逛南昌市胜利路的人,可能会对步步高超市对面巷口的“牙医”“镶牙”招牌有印象。这些招牌至少有4次被执法人员收缴,但它们总能像韭菜一样重新“长”出来。
 
  1月20日10时许,当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来到此处时,新做的招牌依旧挂得很整齐。在巷口一栋民房一楼一间没什么光线的房子里,“牙医”老熊和她爱人对执法人员的到来,显得有些见怪不怪,他们开始下意识地收起一些简陋的牙科设备(http://www.chemdrug.com/sell/22/)和药品。
 
  “我以前注册过医生执业资格合格证的,只是后来办不成。”老熊也感到自己的辩解显得很无力。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老熊没有牙医从业资格证,经营场所也不具备诊疗条件,像牙科这样对消毒有很高要求的场所,如此的诊疗条件,对患者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安全隐患。
 
  八一大桥下“牙医”泛滥
 
  “我昨天在八一大桥下看过牙病,价钱是便宜一些,结果弄得牙龈都发炎了。”1月17日,市民王先生向卫生监督所反映他的遭遇。
 
  昨日,记者在八一大桥南端桥下非机动车道路边看到,一个个简易木架子上搭着一块白布,白布上写着鲜红的“镶牙”“洗牙”字样,白布上摆着一些类似于药品的瓶瓶罐罐,五六个游医坐在一张小凳子上。
 
  由于被查抄过多次,“牙医”们显得警惕性非常高,当两名便衣执法人员向他们缓缓靠近、距离摊位足有20多米远时,游医们像是得到统一的指令,全体如惊弓之鸟搂起药品就跑。一时间,几只掉在地上的陶瓷药瓶摔得粉碎,只有5秒左右的时间,6个摊主跑掉了4个,只有两人被执法人员逮住。
 
  据带队执法的徐小文介绍,由于八一大桥下老人和流动人口比较多,这些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就喜欢在这里摆起摊位“看病”。
 
  退休医生开黑店拒查处
 
  “我有医生执业许可证,你们凭什么查我的诊所?”昨日上午11时20分,在南昌市城乡接合部七里村,现年61岁的陈圣林质问执法人员。
 
  卫生执法人员解释说,开办诊所仅医生有执业许可证还不够,经营场所还需具备条件,并到卫生主管部门备案。其实,陈圣林并非不懂这些,退休前,他是省儿童医院的一名医生,这所诊所是他退休后“发挥余热”的地方。据围观的村民介绍,老陈不但为儿童看病,也为成人看病,某种程度上确实也方便了居民就诊。
 
  “这样开办无证诊所是法律不允许的,比如,我们对他的购药渠道就不放心。”一名执法人员说。
 
  非法诊所为何难以根治
 
  昨日查处的黑诊所中,大部分是“老面孔”。
 
  据执法人员分析(http://www.chemdrug.com/sell/76/),黑诊所如此兴旺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开办成本低廉,绝大部分地处城乡接合部、城中村、农贸市场或大型工地旁边,这些地方人口较多,同时房租等生活成本相对较低,医疗设备简陋;二是迎合了一些人对廉价医疗服务的需要,农民工或经济条件不好的居民往往成为黑诊所的目标人群;三是执法人员处罚能力有限,最多只是没收药品、罚款等处罚,对开办者威慑度不够。
 
  据东湖区卫生监督所监督四科负责人李丹成介绍,非法行医者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应认定为“情节严重”,可以移交司法部门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执法实践中很难落实,主要是非法行医者的真实身份经常变换,难以认定。
 
  “我们建议联合执法,查清非法行医者的真实身份,建立非法行医者资料库,一旦发现有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的非法行医者再次非法行医,一定要将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南昌市卫生局一名负责人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黑诊所“钉子户”屡打不绝 专家建议追刑责】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