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通化金马吉林:所有车间停工胶囊品种全线下架

通化金马吉林:所有车间停工胶囊品种全线下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4-23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11

  贾伟林最近要忙的,就是马不停蹄地去省里、市里、区里开会,商量应对“铬胶囊”的对策。
 
  20日上午7点半,记者见到了通化金马的董秘贾伟林。在采访过程中,他几乎每隔十分钟就要接一个电话,声音已经沙哑,手里的烟也一直没有间断。这离通化金马的“清热通淋胶囊”被曝出铬含量超标40余倍已经过去5天。
 
  从15日开始,通化金马的胶囊生产已全部停止,为了配合药监局检查,19日,所有车间停止工作,凌晨三点,药监局将胶囊车间全部封查,非胶囊类药品(http://www.chemdrug.com/)可于23日恢复生产。而其三种胶囊品种下一步能做的,就是等待取样。
 
  贾伟林说,至少要等到检测(http://www.chemdrug.com/sell/76/)结果出来才有望恢复生产,但情况很复杂,“排队都排不上,除了监管部门来封存、取样、检测,我们自己也已将所有批次的胶囊留样都送到省药监局等待检测,最少还要排队半个月左右。”他说。
 
  “不仅是曝光那个批次,凡是通化金马的胶囊品种都要下架,等检测没有问题并允许上架后我们才能卖。”刚从市药监局开会回来的金马平价大药房光明店的店主说。
 
  可怕的还不只是停产、召回,更可怕的是消费者对通化金马的品牌信任危机。“肯定会对今年的业绩产生影响,但影响多大,现在还很难说。”贾伟林也很担忧。
 
  而就在事发第三天,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发布了2011年年报,净利润仅实现1124.14万元,同比下降6.47%,与获利3亿多的通化东宝相差甚远。通化金马为何再度踩中丑闻地雷?又为何连续10年业绩不振?
 
  承认检测大意,已购铬检测设备(http://www.chemdrug.com/sell/22/)
 
  在通化,陷入泥淖的不仅通化金马一家,还有修正药业、盛和药业、颐生药业、天宇药业,这座被称作“医药(http://www.chemdrug.com/)之城”、拥有60多家药企的山城,一片风声鹤唳。
 
  在通化金马的南侧,步行不到20分钟,就是盛和药业。“我们也停产了,省里和市里的人都来过。”门卫说。
 
  “现在给顾客推荐胶囊,顾客都不要。”在通化金马斜对面的吉林老百姓大药房,一名员工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4月20日,记者第五次来到位于通化市江南路100-1号的通化金马,终于在贾伟林的引领下,进到了这个在事发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公司。
 
  据贾伟林介绍,加上宝安厂区和子公司神源药业的厂区,通化金马共7个车间:前处理车间2个、胶囊车间1个、口服液车间1个、栓剂车间1个、针剂车间1个、固体制剂车间1个。其中胶囊车间已全被被贴上红色的封条。
 
  贾伟林并没有以受害者的姿态推卸责任,他承认,公司确实在检测环节上出现了漏洞。
 
  贾伟林说,过去几年,通化金马主要从通化市辉南县和安徽黄山的两家胶囊厂进空胶囊,不过在供货紧张的时候,就找到了浙江新昌的华星胶囊厂、卓康胶囊厂。
 
  从当地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从2008年开始,浙江新昌的胶囊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就进驻通化,与这里的药厂谈合作。
 
  贾伟林承认,“当时公司质检部和当地还没有检验铬的设备,而到长春送检一次成本比较高,中介机构一个批次至少收费1500块钱,再加上运输费等,要花个两三千,费时费力费钱,有时一次进了好几个批次,我们可能就不会每个批次抽样送检,有时可能就不送检了。”2010年5月11日,通化金马从卓康进了100万粒空胶囊,这是公司从新昌的胶囊厂进的最后一批货,陆陆续续用到2011年11月。“去年使用新昌的空胶囊占比在5%以内。”贾说,“从生产记录上看,这100万粒应该是用到了被曝光那个批次,不过我们也在对其他胶囊类品种进行全面排查。”
 
  生产部门的人反映,从卓康和华星来的空胶囊很易碎,2011年12月,通化金马就更换了另外一家胶囊厂。“这家胶囊厂的价格要比卓康和华星高近一倍,它是至少120元/万粒,而卓康和华星是70—80元/万粒,而通化辉南和安徽黄山的那两个厂家(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的价格居于中间位置。
 
  据贾介绍,一盒清热通淋胶囊在市场上的售价大概在30元,经销商的批发价一般是售价的80%,即24元,公司净赚5元,其余19元成本中有1元是用于胶囊壳。舍弃了卓康和华星后,公司每粒胶囊的成本高了几毛钱。
 
  据了解,青海明胶曾想跟通化金马合作,却因通化金马的压价没有谈成。“青海的运输成本太高。”贾解释说。
 
  另外,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化市辉南县的文辉胶囊厂的胶囊品质很高,原料采用淀粉,今年年产能达到6亿粒。
 
  “这种胶囊成本一般很高,可达300元/万粒,所以还未能推广开来。”通化金马生产部的陈部长说。目前,通化金马已斥资近50万,分别从国内和日本共购进两台铬检测设备,正在运输途中。“以后所有批次都要抽样检查。”贾说。而记者致电通化东宝,相关负责人说:“以前我们的胶囊一部分自产、一部分外购,这次事件发生后,我们已完全停止了外购,全部靠自产,以降低检测风险。”
 
  受制产能瓶颈
 
  毒胶囊事件对利润一直没有起色的通化金马来说无疑等于雪上加霜。
 
  事实上,1999年时“通化金马”尚盈利8134万元,2000年更创下了净利润2.42亿元的历史纪录,但是在2001年便报出5.84亿元的巨亏,由此一蹶不振。
 
  2001年,通化金马前董事长闫永明掏空公司近10亿元。2002年,为了拯救企业,政府伸出援手,派来现在的领导班子,大股东变成通化市永信投资有限公司,直到2006年,公司出1亿现金,再加上大股东用3500万股做质押、以不低于1.5亿元的收益作保证,才把10亿的债务从东方资产管理公司赎回。“那几年,我们的任务就是生存下去。”贾说。
 
  从2006年股改完成后,公司进入恢复阶段。不过,恢复的效果并不理想,2008年至2011年,除2009年净利润实现增长外,其余年份均出现下滑。贾说,这就好像被宣布死亡的病人虽然又从医院走了出来,但恢复仍需时间。
 
  贾说,公司的净利都用于弥补9亿元的历史亏损。目前,通化金马仍有8.6亿元的窟窿等着去填。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通化金马吉林:所有车间停工胶囊品种全线下架】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