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ESC 药厂为医生继教买单是“必须的”

ESC 药厂为医生继教买单是“必须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6 14:03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14

  法国Sophia Antipolis说,依据发表在2012年3月欧洲心脏杂志的最新欧洲心脏学会(ESC)白皮书的主题,药厂倾向于继续给医生继教买单是重要的。

  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接受这种观点,对于制药(http://www.chemdrug.com/)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而言,营造高品质且无偏倚的医学教育和为之付出之间的平衡是件微妙的事情。本文的结论是:“医疗(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社会需要与工业届建立一个透明、高效、道德的伙伴关系。如果呼吁禁止药厂支持医药(http://www.chemdrug.com/)协会,要事前有代替的方式,不然医生的进修机会要收到严重影响。

  欧洲心脏病学会主席Lino Goncalves博士在心脏病在线网站上表示:“这份白皮书同时说,欧洲心脏病学会安全设施已经准备好,而且发起可供选择的方案的讨论。”

  欧洲心脏病学会提出药厂通过“不受限制的教育补助金”方法,支持医生继续教育。这就是当一个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为一个组织的某个程序提供资金支持,但是这家公司没有从这些程序中受益。。

  不受限制是怎样的“不受限制”

  但是就像欧洲心脏病委员会(该组织授权在欧洲的国际医学继续教育活动)评审主席Reinhard Griebenow博士指出,不受限制的范围并不意味着完全的不受限制。

  他在心脏病在线评论:“加强药厂基金的支持,需要保持尽可能的独立,无限制补助金已经建立,但是它不是个新事物。但是无限制的范围需要更小心的界定。无限制组织总是更在意是谁提供了资金。

  Griebenow注释很多医学继续教育程序是单个事件,是可以轻易确定出资者和题目的。而且出资者对这个题目有兴趣,希望促进这个题目发展。

  他说,欧洲心脏病学会白皮书没有提出新的构想。这个问题的处理是复杂的。想欧洲心脏病学会这样的机构想要处理这个问题,他们需要先寻找代替模式。每个人都认识到斩断与药厂的联系的压力。

  捐助给经济管理中心

  Griebenow建议更好的方式是让药厂捐助给经济管理中心,这样欧洲心脏病学会可以用这些钱提出教育计划。他将这种方法与药厂在欧洲心脏病学会或者其它专业社会大型会议(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上展览相比较。“公司为了在展会(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上的一个展位付款,所以的钱集中起来支持科学会议。没有一个会议与特定的公司挂钩。这种会议模式运行很好,我们可以在医学继续教育中使用相同的模式。”

  但是是否能够说服那么多公司在没有就一个特殊题目讨论发言的一般教育活动投资?Griebenow说:“目前,公司通常给予对于该公司有好处的一个领域的一个计划无限制的补助金。问题是药厂花钱的目的不会为那些他们不会被足够重视的领域捐款的。这个必须解决。”他补充道欧洲心脏病学会有足够的能力创造这样一个模式。

  医生应该为他们的自己的教育买单

  然而,耶鲁大学纽黑文医学院CT医学博士Joseph Ross认为:“药厂不必要参与到医学继续教育中,在欧洲心脏病学会的文件的新的主要提议是药厂应该通过无限制补助金支持医学继续教育,这没有什么背景,在我看来不是差不多,而是远远不够。”

  他说有些小组织已经在他们医学继续教育活动中设法消除药厂资金,但是主要的科学组织还没有走这条路线。

  Ross在心脏在线评价说:“大的科研组织相信他们可以通过药厂的补助金提供没有偏倚的客观的教育,而且所有人将要坚持没有偏倚,但是不言而喻X公司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所以最好是包括至少一名发言人表达了关于他们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的有利的观点或者排除了一名曾经批评他们产品的专家。如果没有给予好处,否则为什么药厂花上百万美元在医学继续教育上,钱总是带有附加条件的。

  钱总是带有附加条件的

  “他的观点是因为他们由药厂资助,大部分教育计划是直接与新的治疗有关。但是没有任然有效的旧的治疗、药品(http://www.chemdrug.com/)器械(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的治疗信息。因为没有人从中获益。”

  他补充道:“如果我们真的需要公证的教育,我们应该分享从药厂的支持中发展的教育计划。但是医生们不愿意坦白的承认真理,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教育买单。”

  然而,他认为:“这一天总会到来的,近年来世界已经改变很多。我们是正确道路上的先驱,但是我们需要改变文化,这是可能的,但是需要新一代的医生去实现。”

  但是这并不是理想世界

  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的Jeffrey Tabas博士,他和他的机构参与到医学继续教育计划中,他同意在理想的世界药厂应该从医学继续教育中完全去除,但是他补充道:“在当前的资本体系我看不到这么做的方向。”

  他估计在美国,每名医生一年的医学继续教育费用约为4000美金,其中一半是由药厂提供的,余下的部分是由医院和医生自己支付的。他说:“如果我们坚持医生自己支付全部费用,那些在大的医疗机构工作的医生可能没有问题,因为他们的机构可以给予相应的补助,但是对于那些个体从业者将会很困难。”

  Tabas评论说:“欧洲心脏病学会白皮书说医学继续教育公平是重要的。当然是这样,就好像说在教会和女王好一样。但是这没有提出怎样让医学继续教育更公平的解决方法。”

  Tabas说在药厂的支持下他可以让医学继续教育计划更好。如果没有药厂的资金支持,我们不能负担这么好的生产团队,而且医学继续教育计划更令人厌烦。

  一些大学和医院已经决定不再接受任何药厂对于医学及学教育的支持,他们发现他们不能生产同样多的材料或者降低产品质量。“我们必须决定我们要怎样的医学继续教育,我们必须要奢侈的医学继续教育吗?”

  关于公司为大学机构或者学会提供计划补助金,然后学会能够决定什么题目使用它。Tabas的观点类似于Griebenow:“这将是真正无限制的,前进了一大步。”他说通常的“无限制”的解释是特殊的主题,不是很理想,但是已经很好了。

  在欧洲,可能引入法律规定,即一定数量的公司利润必须用来支持医学继续教育,但是在美国是行不通的,因为公司的权限比国会大得多。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ESC 药厂为医生继教买单是“必须的”】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