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手握20亿拆借2800万 南京医药借贷新疆天源成谜

手握20亿拆借2800万 南京医药借贷新疆天源成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6 14:03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12

     尽管账上躺着逾20亿元现金,但为了偿还区区2800万元的银行贷款,手握重金的南京医药(http://www.chemdrug.com/)(600713。SH),却不得不向其参股子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新疆天源健康(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7/)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天源)伸手借钱。
 
  在这笔蹊跷借款的背后,南京医药错综复杂的资金拆借情况,也随之慢慢浮出水面。
 
  资金拆借乱象
 
  刚刚以各一块钱的价格,卖掉两家同仁堂公司的南京医药,于2012年1月5日发布了新年第一份公告,称公司向新疆天源借款2800万元,以“置换公司及公司子公司银行贷款,降低整体融资成本”。
 
  该笔借款中,2000万元为一个月的短期借款,借款期限自2011年12月28日至次年1月29日,而另外800万元的借款期限为六个月。
 
  上述借款的利息,都将由南京医药“按央行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和实际借款天数”,支付给新疆天源。
 
  但南京医药截止到去年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则显示,公司账上拥有货币资金高达20.44亿元。
 
  不仅如此,去年年底南京医药还通过出售南京证券股权,以及南京同仁堂等六家制药(http://www.chemdrug.com/)公司股权,累计回笼现金4.18亿元。
 
  现金流如此充裕的南京医药,为何向其参股子公司伸手借钱?
 
  尽管上市公司给出的原因是置换银行贷款,以降低融资成本,但令人奇怪的是,南京医药此番借款并非是免费午餐。
 
  虽然2800万元中主要是一个月的短期借款,最长的也不过六个月,但南京医药却需要按照一年期的贷款利率,向新疆天源支付利息。
 
  南京医药2011年度三季报还显示,公司79.85亿元的总负债中,主要构成为短期借款和流动负债,长期负债仅为2.33亿元。
 
  “同样都是短期借款,虽然银行利率会略有上浮,但利息支出应该都差不多,不清楚这样的置换对于借款方究竟有什么意义。”上海一家会计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对此也颇为不解。
 
  令人不解的现象还不止如此。
 
  实际上,南京医药在去年下半年还屡屡展现其财大气粗的一面。
 
  2011年中报显示,南京医药通过控股子公司中健之康供应(http://www.chemdrug.com/sell/)链服务有限公司,委托上海银行南京分行,向江苏世纪运通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了4000万元的委托贷款,贷款期限为1年。
 
  2011年8月18日,南京医药又向参股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兵团医药),提供了3000万元短期借款,借款期限为六个月,自2011年8月21日至2012年2月20日止。
 
  南京医药对于该笔借款的解释是“为支持兵团医药在新疆地区药事服务业务的推进,深化药事服务创新业务发展”。
 
  奇怪的是,刚刚还借款给别人的南京医药,转身却又向大股东借起钱来。
 
  2011年9月30日,南京医药向其大股东南京医药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借款29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三个月,南京医药表示该笔资金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周转所需,并降低公司财务费用。
 
  当年12月26日,上述贷款到期后,南京医药又召开董事会,决定将其展期六个月偿还。
 
  神秘的新疆天源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尽管身为南京医药持股30%的子公司,但此次借款的提供方新疆天源的身份却颇为神秘,在此前南京医药的公告中,这家公司也鲜有露面。
 
  新疆天源唯一一次出现是在南京医药2011年的中报中,显示其注册资本1.5亿元,主营业务为“投资与资产管理、食品医药技术研发、会议(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与展览服务、房地产开发经营等”。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1年中期,新疆天源总资产4488.66万元,净资产仅为4482.13万元,当期实现营收0元,对应净利润-17.8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借款涉及的2800万元,占新疆天源净资产比例高达62%。
 
  新疆天源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为何甘愿为了其参股股东送出大半身家?
 
  记者调查发现,新疆天源的注册地为新疆乌鲁木齐,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均为宋骏。此外,宋骏还同时担任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资委副主任一职。
 
  “从这些信息来看,新疆天源的大股东应该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资委方面,南京医药跟他们的合作一直非常密切。”上海某券商一位曾与南京医药有过接触的投行高层对此坦言。
 
  然而,尽管南京医药在新疆天源出资额高达4500万元,但公司却从未向投资者披露该笔投资的任何详细情况。
 
  有意思的是,在此前本报记者连续报道南京医药低价出售公司资产的调查中,同样出现过类似一幕。
 
  作为南京同仁堂等六家公司股权的收购方,南京医药国际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南药国际)原名南京祺康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曾是南京医药的全资子公司,但此后南京医药单方面放弃对该公司的优先增资权,导致控制权旁落。
 
  对于上述事项以及南药国际的更名,南京医药均未及时披露,对此,上市公司在此前的澄清公告中回应称是因为“未达到公司临时公告披露标准。”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身为新疆天源董事长的宋骏,还曾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下称农二师)的副师长,而农二师正是兵团医药的大股东。
 
  蹊跷的是,去年8月18日,南京医药曾为兵团医药提供3000万元借款,但该笔借款还未到期,南京医药却又向新疆天源借款2800万元。
 
  一面借钱给参股子公司,一面又向另一家参股公司借款,而且两家参股公司还有着同一个实际控制人。南京医药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1月9日下午,本报记者就上述疑问致电南京医药董秘蒋小军,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手握20亿拆借2800万 南京医药借贷新疆天源成谜】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