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降药价网站创办人:揭黑幕是向医院药店施压

降药价网站创办人:揭黑幕是向医院药店施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1-12-17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16

     卫柏兴(化名)江苏徐州人,自称北京某高校临床专业毕业生,10多年来就职北京多家医药(http://www.chemdrug.com/)流通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做到高管职位。

    本报讯 近日,一名化名卫柏兴的男子创建开通“降药价”网,公布14000余种常用药品(http://www.chemdrug.com/)的供货价和零售价,两者大多相差数十倍,引起广泛关注。“降药价”网火了,网站数日内的访问量已超过800万次,服务器几度瘫痪。卫柏兴也火了,但至今仍未以真实身份现身,他说化名“卫柏兴”就是“为百姓”的谐音。

  一边是,卫柏兴称创建网站是让老百姓了解黑幕,“主动拒绝高价药,吃到便宜药”。另一边,他在微博以“路漫漫兮”的网名谈及,此后将联合药企,并招来投资,取消药品流通中间环节,开设网上药店等。这也引来“晒药价实为炒作和牟利”的质疑。

  “药企恐吓”和“网友支持”

  新京报:你是做医药的,为什么“自揭家丑”?

  卫柏兴:朋友的3岁孩子患有脑瘤,来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看病,病没看好,钱却已经花没了。我看了治疗收费单据,单是抗生素,医生就开了很多,3岁的小孩原本可以不用这些高价药。

  我在医药企业干了10多年,清楚药品生产、流通等环节中的黑幕。人过中年,觉得应该依天理良知而行事。

  新京报:网站中提供的药价真实吗?

  卫柏兴:药价是我原来在医药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工作时,药厂传给我们的资料。现在网站有团队在负责更新这些数据,而且北京的一些中小药品渠道商也愿意提供一部分信息。数据都是真实的。

  新京报:网站的团队是怎样的?

  卫柏兴:有一个12人的团队每天维护网站,都是我的朋友,有着“让药价透明,维护老百姓利益”的共同目的。我目前仅能提供中午一顿盒饭,他们不拿工资。

  新京报:听说网站开通后受到过威胁和恐吓?

  卫柏兴:网站做得很吃力,得罪了不少人。华北有家药厂打电话要求将他们的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信息从网站中删除,否则就找人关我们的网站。威胁恐吓是我们之前预料到的,但只要通过这种方式能让药价降下来,哪怕只是降一部分。

  现在每天都有网友打来电话,问能帮我们做些什么,是否需要提供各地的药品价格信息。昨天有家药店的经理给我打电话,说有顾客拿着从网站抄下的药品价格,质问他们为何翻几倍价格卖药?老百姓已经有了“主动拒绝高价药”的意识,这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靠民间监督给医院医生压力

  新京报:除了药企外,你还把矛头指向大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的某些医生,认为他们是高价药的推手。

  卫柏兴:有些医生开起药来不讲道理,拼命开高价药、大处方。医院越大,获求利益者越多。医院、医药代表、医药公司和投标公司都要挣钱。

  药品进入医院后,正常情况下加价15%,但是从院长、副院长、药剂科主任到主治医师、甚至护士长都要分成,层层加价,药价就这样提上来了。

  新京报:所以你建议患者在网站上“晒处方、病历和医院的各项收费单据”?

  卫柏兴:这是民间监督的一种方式,以此让全社会对医院行为进行监督,给医院、医生以压力,迫使他们为了自己的声誉而严守职业规范。

  新京报:具体怎么做呢?

  卫柏兴:举个例子,一个胆结石患者晒出在医院治疗各项收费单据,我们发现原本抗生素一种即可,实际用了好几种,一周一次的例行检查一两天就做一次,出厂价10元的药品卖了一百多元,那这家医院和主治医生肯定存在滥收费、高收费问题。

  同时,我们也打算扩大队伍,吸收专业人才,采用非实名制的方式,让他们在网上进行监督评判。

  “若光等着,黄花菜都凉了”

  新京报:网站开通后,有投资机构和广告商来找过你吗?

  卫柏兴:想在网站上投放广告的企业很多,但目前为止我只答应了一家,就是在网站首页挂名的一家科技公司。这家公司是网站的技术支持,给我们提供了100兆的专线。因为网站开通几日访问量就超过了800万次,服务器几度崩溃。

  新京报:你还在微博中说计划开一家网上药店?

  卫柏兴:是有这个想法。我们联合一些药企,从制药(http://www.chemdrug.com/)公司直接进货,加上一定的物流费用后出售给消费者。我相信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现有的药品价格。

  新京报:有网友质疑你晒药价,是为开店牟利进行的先期炒作。

  卫柏兴:我想开网上药店的目的还是逼迫医院和药店的药品降价,你们不降价,我就想办法逼你们降。我是想让医院和药店明白,药品行业的洗牌即将来临,不降价就等着被淘汰。

  要为了炒作,我有很多方式,何苦这样到处得罪人。

  新京报:网上药品经营是需要牌照的。

  卫柏兴:目前我们无法取得牌照,也不符合北京市对于网上药品经营,诸如经营时间、连锁店数量等规定。若按这个规定等几年,药价还是降不下来,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 声音

  对于“降药价”网和卫柏兴的说法,昨日一名北京某医药公司人士和宣武医院的一名医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医药代表

  出厂价零售价相差较大正常

  北京某医药公司徐先生称,全国各地的药品零售价都由各个省来控制,但会有一个药品招标最高限价。网站上标出的零售价并没指出是来自哪个地方的数据,因此这个并不科学。

  一般来说,同一种药出厂价和零售价之间确实能差上几倍甚至十倍的价格。物流的成本、人员的成本、药品进医院的成本、医生回扣的成本,这些都会造成药售价的提高。另外,药品的研发、审批、出厂、中标等环节中,药厂要和政府部门打交道,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去操作,因此等药品生产出来,就只能靠利润去弥补以前的投入。

  徐先生认为,即使“降药价”网能取得网上销售药品的资格,也不会对市场的药品价格产生什么影响。老百姓生病还是去医院,尤其是有医保的人,肯定会去定点医院看病报销。即便是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网上买,也不见得能买到需要的药,也不见得有这种消费习惯。毕竟药品是一种特殊的产品。

  医院医生

  药价高怪医生是“本末倒置”

  宣武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认为,把药价高的源头怪罪到医生头上,是很偏激的看法,“太不可思议了”。这种想法是本末倒置,最多发现几个收回扣的医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该医生坦言,要想降药价,应该去找政府部门挤干水分。现在的招标有猫腻,招标价也很有问题。同时,该压的药价要压,但有些物廉价美的药品价格被压得太低了,导致药厂没有利润,很多又便宜又有效的药已经不再生产了。

  同时,对于“晒处方”等行为,这名医生称,同一种药有便宜的也有贵的,从大方面的疗效说,没什么区别。关键得看医生的用药习惯,也得根据病人的医保情况、病情。治病是很复杂的事,有的病人合并其他疾病的话,用药的选择就会产生变化。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降药价网站创办人:揭黑幕是向医院药店施压】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