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HHS部长:美医疗保健系统需进行彻底变革

HHS部长:美医疗保健系统需进行彻底变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1-05 19:48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32

 即使在最好的境况下,掌管美国健康(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7/)与人类服务部(HHS)也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HHS拥有65,000名雇员,年预算高达7,077亿美元,相当于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开支的四分之一,仅次于美国国防部。
 
    而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HHS部长一职还意味着将承担第二项更为艰巨的责任:让医疗(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保健改革法案在美国国会顺利通过。
 
    被奥巴马相中担任HHS部长的Thomas Daschle,与前任不同的一点在于,他将发挥更大的作用,领导HHS对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进行彻底变革。
 
    荆棘路
 
    从广义上来说,奥巴马的竞选思想围绕着降低医疗成本,提高服务质量,并最终实现全民医疗保险。他承诺让医疗保险覆盖到每一位美国儿童,并将美国每个家庭每年的医疗费用平均降低2500美元。他主张更加关注预防性医疗,扩大得到政府资助的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计划的参与度。
 
    而布什政府一直反对扩大Medicaid计划,比如提高收入资格的限制,从而让医疗保险覆盖到更多的美国人。不过,即使奥巴马执政下的HHS倾向于允许扩大Medicaid计划,那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推动医疗保健改革面临着两方面的挑战:一是要让改革的观念与国会所作出的行动相匹配;二是要照顾方方面面的利益。”克林顿时代的预算和健康顾问Dan Mendelson提出。
 
    在改革措施的剖析能力方面,“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进行严肃认真的结构调整将需要大量的数据和强大的分析(http://www.chemdrug.com/sell/76/)能力,从而对所建议的改革措施及其可能产生的影响做出精准的判断。”私营、无党派研究基金“联邦基金会”主席Karen Davis表示,目前除了美国精算处外,没有谁能够胜任这个工作。
 
    因HHS或多或少属于白宫的一个服务机构,而白宫顾问们又是政策的推出者。对此“美国医院联盟”主席Charles Kahn III表示,现在美国真的需要一名全新的HHS部长。

    二把手
 
    预计Daschle这位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将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制订和推动立法上,因此,HHS需要一名强有力的二号人物甚至变得更加迫切。HHS是一家集 11个下属机构于一体的综合部门,其中包括美国食品药品(http://www.chemdrug.com/)管理局(FDA(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11/))、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以及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
 
    “新美国基金会”健康政策主任Len Nichols表示,Daschle将需要对HHS机构管理总体上精通的代表,他们能够管理HHS的持续运行,从而让Daschle腾出更多的精力用于主持医疗保健改革的讨论。
 
    其中的一个人选是Jeanne Lambrew,他是克林顿执政期间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与Daschle共同撰写了《关键在于:我们能对医疗保健危机做些什么》一书。Lambrew在书中的一个章节里为美国新任总统概述了所建议的议程。她认为,改革医疗保健系统是一个最优先的事项。
 
    但Lambrew指出,这些紧迫问题掩盖了医疗保健系统长期以来被忽视、并且可能是致命的基础设施上的差距。“美国对自然或人为危机的反应能力是脆弱的,这可以从应对卡特里娜飓风的表现上得到印证。一些慢性疾病(比如糖尿病)长期以来得不到重视,对于老年人的长期医疗需求也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系统性难题
 
    “联邦基金会”在访问了二十几名医疗保健行业的领袖之后,提出了自己的一整套建议。它敦促美国下一届政府要真正把注意力放在改善健康效果的行动上,而不是放在医疗保险市场的一些次要性问题上。这意味着美国政府要着手解决儿童肥胖、种族差异和可预防的疾病等。
 
    Lambrew和Davis还列举了布什政府执政期间出现的意识形态或政治哲学高于科学的几个例子。其中有许多涉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胚胎干细胞,以及私营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参与Medicare医疗保险计划。
 
    作为布什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担任的HHS部长,Tommy Thompson对政治因素左右禁欲计划的推广、布什拒绝为胚胎干细胞研究提供资金之类的批评没有提出异议,但他驳斥了意识形态超越科学的论点。
 
    Thompson表示,HHS下任部长应该迅速采取行动,稳定时常受忽视的FDA队伍,为一些核心部门(NIH和CDC)配备高素质的管理人员,并继续加强美国针对生物、化学、放射性和核武器攻击的准备工作。
 
    HHS发言人Bill Hall也提到了类似的重大挑战,其中包括要更加重视食品药品安全,加强反恐准备,积极推进电子医疗记录的广泛使用。
 
    在2004年的国情咨文中,布什总统提倡使用电子医疗记录,但一些专家表示,政府在这方面的行动迟缓,力度不够。

    从明年1月份开始,Medicare将向那些开列电子处方的医生给予2%的奖励。Mendelson表示,政府作为美国最大的医疗保健采购者,它在鼓励更多医生更加迅速地接纳新技术方面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最终医生们会感到,如果他想得到为Medicare病人提供服务的机会,那么他就必须使用电子医疗记录。
 
    相关  奥巴马影响几何
 
    刚刚当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曾经表示,要优先考虑对医疗保健行业进行彻底的改革。外界预计,制药(http://www.chemdrug.com/)公司的利润由此将面临巨大的压力。不过,尽管奥巴马入主白宫已成定局,制药行业因其避风港特性仍受到一些投资者的青睐。
 
    医疗保健类股票已被市场忽视若干年。在动荡的经济形势下,制药行业享有的安全性声誉对那些寻求投资稳定的投资者产生了新的吸引力。与其他行业的股票相比,制药公司以及医疗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医疗器械(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生产商的股票并没有成为前期投资者抛售的重灾区。
 
    “相比较而言,医疗保健类公司受经济周期波动的影响较小,这一行业有着相当高的利润,投资回报率也较高,资产负债表基本不受影响,较少受到信贷市场的冲击。”富兰克林生物科技新领域基金经理Evan McCulloch预计这些公司能够达到利润预测,不存在财务崩溃的风险。
 
    “如果你现在才做出反应,卖出那些因奥巴马入主白宫或民主党掌控美国国会而可能受到影响的公司股票,你的反应未免太迟钝了。”负责管理 Oak Health Siences公司的Mark Oelschlager进一步指出:制药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已经被考虑进去了;在估值方面可能没有考虑到的因素是,在今后若干年里,人口老龄化的长期趋势将需要更多的医疗保健服务。
 
    Eaton Vance Worldwide Health Sciences基金经理Samuel Isaly与Oelschlager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制药行业的股价已经反映了政府未来将对医疗保健业实施改革这一预期。不过,为防万一,Isaly将关注点集中在那些通过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预计将从奥巴马新构建的医疗保健系统中受益的公司。
 
    当然,这些基金经理们在对医疗保健行业的发展前景看好的同时,也强调了一些潜在的障碍。McCulloch告诫说,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雇员个人必须承担起更多的医疗保健费用,这使得他们更有可能推迟或放弃某些手术治疗。由此,医疗保健业并不是完全置身于真空之中。
 
    不过,医疗保健行业仍然以其防御性特点展示其独特的魅力,更大的威胁或许还是在于能否找到根治经济疲软的灵丹妙药。
 
    Oelschlager承认,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医疗保健行业有可能再一次被投资者忽视。在通常情况下,当投资者处于熊市的深渊时,他们也不想购买防御性股票,因为他们总是以为寒冬即将过去。
 
    但是,目前似乎还看不到复苏的迹象,经济衰退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渡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HHS部长:美医疗保健系统需进行彻底变革】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