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时政要闻 » 维生素K1原料药卷入垄断风波 寡头层见叠出

维生素K1原料药卷入垄断风波 寡头层见叠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1-11-18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次数:32

11月14日,国家发改委一纸公告,撕开了中国化学原料药(http://www.chemdrug.com/sell/17/)市场垄断的冰山一角。
 
  山东潍坊顺通医药(http://www.chemdrug.com/)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和华新医药公司,因垄断盐酸异丙嗪,并图谋哄抬基本药物(http://www.chemdrug.com/)复方利血平的招标价格,最终吞下了自种的苦果:全部违法所得被没收,并领到了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下称“国家反垄断局”)自成立以来开出的首张超过700万的巨额罚单。
 
  而据南都记者了解,此次涉事的潍坊顺通医药公司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份就被业内企业(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匿名举报,称其涉嫌垄断基本药物维生素K1注射液的原料。
 
  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何以形成垄断?其实都是原料药管控制度缺失惹的祸。
 
  百度贴吧惊现“举报门”
 
  2010年8月17日,一篇名为《山东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对维生素K 1原料制剂垄断的行为详情》惊现百度贴吧中的“药监局吧”。
 
  这一IP地址为60 .214 .144 .*(按照IP地址查询,该IP应该在山东枣庄市)的匿名举报信,由一家维生素K 1注射液生产厂家(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发出,矛头直指潍坊顺通医药公司,称其“顶风而上”垄断维生素K 1原料及制剂。
 
  匿名举报信称,潍坊顺通医药实施垄断维生素K 1原料及制剂的行为,已经导致举报企业无法向中标省市的客户供货。举报信还进一步指出,在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法实施细则》刚刚颁布不足一年,发改委多次下调基本药物价格的情况下,潍坊顺通医药如此的行为已严重违反《反垄断法》。希望有关部门及领导予以查实制止处罚,保证广大人民用药安全和利益。
 
  手法与盐酸异丙嗪如出一辙
 
  昨日,南都记者以采购者身份联系山东广通宝医药有限公司,被一位姓张的经理告知,确实有潍坊公司在代理(http://www.chemdrug.com/invest/)他们的维生素K 1原料药,不过,目前这一原料药“从他们公司和潍坊的代理公司两边均可以采购,价格已经则涨至4000元一公斤”。
 
  由于潍坊顺通医药的工作人员昨日坚称不清楚维生素K 1代理的情况,上述举报信所举报的内容,其真伪尚不得而知。
 
  不过,依照该信陈述的内容,潍坊顺通医药涉嫌维生素K 1注射液原料的手法,却与国家发改委披露的潍坊顺通医药垄断盐酸异丙嗪的做法如出一辙:即控制原料药提供商,同时要求下游企业提高投标价格,进而获取中标价与出厂价的差价扣除各种费用之后的暴利。
 
  维生素K 1注射液原料与盐酸异丙嗪一样,均为化学原料药中的小品种,在国内的主要供应(http://www.chemdrug.com/sell/)商均仅剩两家。依照举报信所述,维生素K 1原料近几年只有安徽万和制药(http://www.chemdrug.com/)有限公司和山东广通宝医药有限公司正常生产销售,原料价格一直稳定在2800-3100元/公斤。维生素K 1注射液的国药准字批准文号有十五家,不同企业的市场批发价格在每盒(1支/盒,下同)0.90-1.20元之间。不过,这样状况在2010年4月被打破。
 
  “我们再与安徽万和制药和山东广通宝医药联系采购原料时,被告知需与山东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的方经理联系,因这两家的原料都被潍坊顺通医药买断包销了。”举报企业如是称。
 
  举报企业随后联系潍坊顺通医药的方经理后,被告知:维生素K 1原料必须和制剂企业签订维生素K 1注射液的生产、销售协议后才能发货。生产、销售协议的时间为三年,主要内容是提高维生素K 1注射液销售价格(出厂价)至3 .05元每盒,在国内各个省市的招标价(包括已招标地区的再次招标价)不得低于8.50元/盒,制剂销售由潍坊顺通医药负责,每盒付给制剂生产企业0.90元的生产费用(包括人员工资、水电、辅料(http://www.chemdrug.com/sell/25/)、内外包材(http://www.chemdrug.com/sell/26/)等)。
 
  这位方经理还称:“我们这种合作是有成功经验的,这次是要国内所有生产维生素K 1制剂企业合作互利双赢的,你们(维生素K 1注射液厂家,下同)的制剂现在才卖0.95元,现在给加工费就给你们这么多,你们是稳赚的。”
 
  在业内企业看来,潍坊顺通医药被控诉的上述做法,想法从理论上十分可行,但其图谋让制剂生产企业哄抬基本药物中标价的做法,却犯了新医改的“大忌”。
 
  “对于制剂企业而言,在国家发改委严控药品(http://www.chemdrug.com/)招标价格以及基本药物‘双信封’为核心的低价中标机制下,提高无异于自动退出药品招标。”国内一家制剂企业的市场部人士如是说。
 
  以去年安徽省基本药物集中采购结果来看,由上海现代哈森商丘药业最终竞得的维生素K 1注射液中标价仅为每盒0.83元。
 
  机制空白催生寡头
 
  面对不合理的采购要求,举报企业最终只能另寻其他的原料供应商。
 
  依照举报信所述,截至举报信发出之时,该家维生素K 1注射液企业仍未能采购到原料,而其中标省市的客户早在2010年6月就已经出现了无法供货的情况。国内部分维生素K 1注射液制剂企业则逼于无奈,最终与潍坊顺通医药签订了合同。
 
  同样被潍坊顺通医药哄抬价格的盐酸异丙嗪,也造成了药物紧张的局面,依照国家发改委的说法,多家复方利血平(其组方必须用到盐酸异丙嗪)生产企业因无法承受被抬高的原料价格,被迫于2011年7月全面停产。
 
  那么,潍坊顺通医药究竟是怎样一个公司?
 
  目前网上有关潍坊顺通医药的说法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2011年的版本称,该公司“于1999年2月11日注册成立,注册员工人数为26人,注册资本53万元人民币”。
 
  这样一个小公司何来如此大的能耐,竟可以对国内多个原料药品种进行垄断?
 
  有山东当地企业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这应该是个个案。不过,业内也有观点认为,出现小品种原料药寡头并不出奇,因为,当前国内的化学原料药市场因为缺乏必要的价格和流通管控。
 
  原料药管控缺失
 
  事实上,原料药寡头其实不是一个新名词。在计划经济时代,原料药就曾被部分大型企业垄断,不过当时的寡头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垄断,因为定价权仍在政府手中。
 
  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一位资深专家告诉南都记者,受缺医少药的影响,原料药交易和成药一样,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逐步放开,此前主要手段都是统购统销。那时,中国医药工业公司都会牵头各省药品经销公司和主要生产企业,定期召开原料药购销会议(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
 
  “以前原料药供应很紧张,都需要调拨。不过目前原料药和制剂一道都已经完全放开,两者的差别也在这时形成:纳入医保的制剂目前仍有一定的价格管控,原料药的市场则最终走向了完全的市场经济。”该位专家如是回忆。
 
  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秘书长周燕也向南都记者坦言:“目前国家发改委只对政府定价的制剂实施价格管控,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料药这块有管控。”
 
  而原料药价格和流通管控的双双“真空”的出现,刚好为潍坊顺通医药之流创造了靠垄断原料药小品种发财的机会。
 
  以复方利血平片,这一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抗高血压药为例,其全国年消费量约为80亿-90亿片。若按照100片一瓶计算,潍坊两家涉案医药商业公司计划中将能稳获接近亿元垄断利润。也正是得益于此,潍坊顺通医药得以快速做大,并在业内逐渐强势。
 
  管还是不管?
 
  对于此番国家反垄断局出手干预原料药市场,业内制剂企业虽普遍持欢迎态度,但他们心中始终还有一个疑问,即此举能否杀一儆百?
 
  据了解,制剂和原料药价格长期不对称管控,业内制剂企业对部分原料药企业的做法早就颇有意见。而这种不满,在近年来药品招标持续招出低价的情况下,更为凸显。
 
  一些中标的制剂生产企业,因为受不起原料药涨价和招标降价的双重挤压,最终放弃了供货。进而使得国内部分基本药物网上采购长期缺货,形成了所谓的“挂名药”。
 
  国药控股高级研究员干荣富为此建议,应该将化学原料药市场进行适度的价格管理,对于基本药物中那些很基本、已经亏本或濒临亏本的临床必备用药,其原料药也应该定点生产。
 
  在干荣富看来,复方利血平和维生素K 1的制剂和原料药生产企业大面积退出市场,其实无形中为垄断提供了条件,因此,现有的基本药物生产、招标和配送机制都值得反思。
 
  山东一家大型化学原料药企业的市场部副总经理在赞成理顺原料药价格机制的同时,则另有所虑。
 
  “人家印度就对原料药的价格波动有限制,这一机制的存在,能促使行业平稳发展,当然,管控价格也有不好的一面,即制药企业对国内市场的投资会因此受到一定抑制。”该位副总如是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维生素K1原料药卷入垄断风波 寡头层见叠出】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