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医药知识 » MS患者接受芬戈莫德治疗得益于药物调节所谓的RAGE系统的能力

MS患者接受芬戈莫德治疗得益于药物调节所谓的RAGE系统的能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21  浏览次数:0
摘 要:研究人员表示,多发性硬化患者接受疾病修饰药物芬戈莫德(Gilenya)治疗似乎得益于药物调节所谓的RAGE(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受体

研究人员表示,多发性硬化患者接受疾病修饰药物(http://www.chemdrug.com/)芬戈莫德(Gilenya)治疗似乎得益于药物调节所谓的RAGE(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受体)系统的能力。

Zohara Sternberg(布法罗大学贝尔德MS中心)报告称,芬戈莫德治疗与12个月后可溶性RAGE(sRAGE)增加相关——一种有保护作用的物质——从2256 pg/dl升高至2700 pg/dl,平均增加32.4%(P=0.004)。

此外,在美国神经病学协会年会上的海报展示过程中,Sternberg解释称,多发性硬化药物治疗可降低高迁移率族蛋白B1(HMGB)水平,从5359 pg/ml降至2639 pg/m,12个月后平均下降71.6%(P=0.02),且戊糖素数值从102,064 pg/ml下降至75,864 pg/ml,12个月后下降41.3%。

她还指出,内源分泌型RAGE(esRAGE),另一种有益标志物,从290 pg/ml增加至383 pg/ml(P=0.007)。

“基本上,我们证明已知在阿尔茨海默病中对抗炎症的一组标志物也参与多发性硬化的病理过程。”Sternberg称。

她说道,这些发现可能提示,芬戈莫德对于治疗其他疾病如阿尔茨海默病也或许有用。“芬戈莫德可调节RAGE轴调制器,似乎有助于芬戈莫德的抗炎和神经保护作用。” Sternberg认为,“这些发现可能为芬戈莫德在除多发性硬化以外的病理状态(RAGE轴调节异常扮演重要角色)中仍有临床疗效提供了论据。”

Sternberg表示,研究样本量不足以使结果与扩展残疾状态量表关联在一起。“这项研究的主要结局为芬戈莫德能否增加可溶性RAGE亚型水平——sRAGE和esRAGE,两者都为公认的内源性RAGE信号抑制剂。”

研究者招募了17例被诊断为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的患者,其中12例女性和5例男性,平均EDSS评分为3.6分。在基线、6个月和12个月时分别测量这些患者的血清RAGE通路标志物水平。

在sRAGE、esRAGE、HMGB1和戊糖素水平变化的评估中,6个月的改变趋势为RAGE抑制剂增加,RAGE系统增强剂降低。然而,这些6个月时的中间结果均无统计学意义。

研究者还试图评估芬戈莫德在疾病进展中的治疗效果,由扩展残疾状态量表评分和神经影像(通过观察T1强化病灶)评估。“在这项研究中,EDSS结果保持稳定,但就直接针对这些配体的治疗对此时的疾病结果是否有效,我们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因为该研究的患者样本量太小。” Sternberg说道。研究12个月后磁共振成像扫描中观察到的强化病灶也保持稳定。

Jennifer Graves(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表示,“芬戈莫德是一种我们通常认为通过隔离淋巴结中淋巴细胞来发挥作用的药物,但对于很多多发性硬化药物,我们仍在寻找药物如何影响疾病的可能的作用机制。”

“在这个特殊的研究中,Sternberg通过另一种通路发挥其作用确定了这个通路。也许未来研究将观察这一通路对芬戈莫德或与芬戈莫德相似的未来一代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疗效的重要性。”

Sternberg指出,“多发性硬化的病理生理学涉及RAGE系统的调节异常。RAGE受体与其配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可促进炎症/神经退行性变的过程;而可溶性RAGE(sRAGE)和内源分泌型RAGE (esRAGE)亚型能使RAGE活性降低。”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MS患者接受芬戈莫德治疗得益于药物调节所谓的RAGE系统的能力】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