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业界动态 » 奥巴马给美国医改下猛药 在医疗保健体系上豪赌

奥巴马给美国医改下猛药 在医疗保健体系上豪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08-12-31  来源:药品资讯网  浏览次数:5

 来自《纽约时报》的分析(http://www.chemdrug.com/sell/76/)报道指出,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在即将接管美利坚合众国前夕,已开始在美国的医疗(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保健体系上豪赌,押宝于彻底改革。
 
    不减支出
 
    从常理来看,在美国经济严重衰退的今天,美国的政治、经济力量很难支持这种彻底的体系改革。
 
    如果按照奥巴马所描述的目标,为全美公众建立一个所有人可以支付的、可以得到良好服务的医疗保健体系,需要非常强大的政府财政支持,但现在的美国政府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财政赤字,恐怕有心也无力。但奥巴马和许多政客从美国的金融危机中发现了极好的政治机会:很多美国人认为此次金融危机必须彻底改革医疗保健体系,而且摆脱金融危机也必须依靠改革医疗保健体系,顺应民意,为此奥巴马和他的新一届政府开始在彻底改革上加注。
 
    在任命前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ThomasA.Daschle担任白宫医疗改革办公室主任和美国健康(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7/)与人类服务部部长(HHS)以后,奥巴马的医疗保健政策已经非常明朗,他会坚定不移地实现自己在竞选中的承诺。然而尽管每5个美国人就有4人对医疗保健支出不满,有15%的美国人没有医保,但是有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医疗保健体系崩溃事例在先,各专家已经达成共识:医改成功与否在于能否说服大部分中间人群相信医改对他们有利。目前没有迹象显示,奥巴马会把减少支出作为医改的起点。
 
    这10年来,美国医保费用的增长速度是其他物价上涨速度的4倍,个人收入中增长的部分基本用于支付上涨的医保费用。据报道,每辆汽车成本所分摊的医保费用甚至比汽车的用钢成本还高,国家正在承担超过其承受力的、不断增长的公众健康保险支出,为了平衡预算,政府不得不削减各种社会福利。中间人群对改革的要求已经达到爆发点,这可以帮助奥巴马政府对抗那些足以扼杀所有努力的既得利益集团。因此,奥巴马在芝加哥会议(http://www.chemdrug.com/exhibit/)上坚持认为对医疗保健体系彻底改革是经济复苏必要的组成部分,强调“医改不可拖延”!
 
    钱从哪来
 
    在民主党内部,奥巴马一直受到来自国会的压力,必须坚定不移地医改。国会内几个有影响力的委员会主席一贯认为,医改必须是不能动摇的优先工作,计划在明年早期开始立法改革。当然,相关利益团体一旦发现医改细节可能损害其利益会立刻撤退,甚至反戈一击。克林顿时期的医改计划最后就是因为富有的健康保险公司(http://www.chemdrug.com/company/)和商业组织组成的强大利益团体反对而失败,富有的医生和医院在各个州的立法会议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
 
    当前,美国医改的许多核心内容已经达成了一个大致的统一意见,如扩大对低收入人群医疗保险的政府补助、刺激竞争的新政府计划、保险公司必须接受患者投保、信息化投资、预防性治疗的激励赔付等等。毕竟民主党控制了参众两院,很多事情容易一些。
 
    现在没有确定的问题主要是“钱从哪来”。在芝加哥会议上,奥巴马先生预计医改一半的费用超过每年1000亿美元,这笔钱将来自年薪过25万美元高收入者的增加税收,其余来自医改后效率提高产生的结余(有没有这么多结余还有争议)。他同时确认,停止布什政府期间的减税政策可能因为经济衰退而推迟,将不得不寻找其他资金支付医改中的短期投资,并希望新的医保体系在10年后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因此,这些短期投资可能来自于将医改的启动部分包装(http://www.chemdrug.com/sell/99/)为经济刺激政策,由于经济衰退,公众可以更加宽容地接受财政赤字用于刺激经济恢复,现在可以印7000亿美元挽救银行,再印1000亿美元用于医疗保健计划也是可以接受的。
 
    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正在和国会的领导人商讨一个巨额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包括两年内4000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最可能受益的是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和电子病历,这两项工作都是奥巴马在美国经济衰退以前就已经在致力推动的。
 
    美国医改面面观
 
    医保资金入不敷出
 
    众所周知,美国医保体系面临很多问题:人口老龄化、成本攀升、严重低效以及质量不佳。某医疗保健政策智囊团CommonwealthFund的数据显示,2006年约有4700万美国人缺乏健康保险,较之2000年增加了860万人;2003年保险不足的成年美国人有1600万,2007年已经增加到接近2500万。同时,医保成本不断增加。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的数据显示,美国医疗保健支出2007年为2.7万亿美元,2006年为2.1万亿美元;RobertWoodJohnson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2001~2005年,雇主负担的健康保险保费增长速度是家庭收入增长的10 倍;Medicare托管人预测,Medicare的主要融资工具HealthInsuranceTrust Fund将在2019年耗竭。

    MCOs丰富产品(http://www.chemdrug.com/invest/)线
 
    《商业周刊》报道,美国多数大型管理型医疗组织(MCOs)正在迅速丰富客户群和产品线,介入小群体和个人市场。一些公司针对那些只能勉强支付医保费用的群体,以不同价位提供一些新的健康计划,尽管它们的主要动机还是为了补偿其核心大集团业务增长放缓所带来的影响,但实际上也是在解决无医保人群的问题。
 
    然而,这部分市场还只是MCOs业务的一小部分,市场潜力也还未可知。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提供低成本保险计划的公司都在努力增加参保人数;4月发表的 KaiserFamilyFoundation(KFF)研究显示,大多数无医保家庭不能支付高额自付费的健康计划。原因一是经济不稳定,消费者难以选择;二是部分人认为保费仍然过高。业务与Medicare和政府资助项目有较大关系的公司也对医改更为敏感,因为政府计划常常是改变医保支付的先行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制药(http://www.chemdrug.com/)公司已经从Medicare的新处方药计划(PDP)中获益良多,一旦政府采取措施控制该项目的成本,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很大风险。
 
    在各大制药公司中,默沙东、辉瑞和礼来产品线的老年患者用药比例较大(因此也是重大PDP基金的接受者)。其他公司,如惠氏受MedicarePDP的影响比较小。生产老年患者常用产品的医疗器械(http://www.chemdrug.com/invest/253/)公司也受Medicare基金变化影响,这些公司包括St.JudeMedical、Zimmer、波士顿科学和美敦力。(小峥)
 
    麻州医改模板难学
 
    美国《商业周刊》指出,多数专家认为,美国医保在短期内只可能发生渐进式改革,实质性的、全国范围的改革仍然是个长期课题。在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全国性共识以前,有些州在进行一些高姿态、小范围的改革。
 
    麻萨诸塞州(下称麻州)、缅因州和佛蒙特州已经在本州内建成了近乎全民医保的格局,其他的14个州也正在开发全面的医改计划。其中2岁的麻州计划作为更大规模、全国范围改变的潜在范本备受关注。为了帮助低收入群体,该州按比例提供补助金和保费,所有雇员数超过11人的雇主必须提供健康保险或向医保资助基金存款。截至今年3月,该州原60万无医保人群已经有35万人获得健康保险。与之相比,缅因州和佛蒙特州的医改在规模和范围上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麻州有如此庞大的参保人群,主导全国市场的大型MCOs却无一愿意提供服务,参与的私营公司都是小规模、地区性的支付方,其项目成本也比预期要高,希望将医疗支出纳入医保项目的努力也搁浅于立法机构。因此,其他州应该不会效仿该州模式。(小峥)
 
    Medicare多花37亿美元
 
    来自美国国会听证会的消息,在美国Medicare的处方药补贴计划开始运作的头两年间,制药公司至少多赚了37亿美元。白宫监督与政府改革委员会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Medicare为同一处方药支付的费用比Medicaid平均高30%。其中,Medicare为老年人和伤残人士提供医疗保健的政府计划,Medicaid覆盖低收入人群。
 
    研究调查了近600万“双合”人员(同时符合Medicare和Medicaid要求)的处方药供应(http://www.chemdrug.com/sell/)成本问题。自2006年1月施行Medicare的处方药补贴(又称PartD)后,之前通过Medicaid获得药物(http://www.chemdrug.com/)的受益人已转至Medicare之下,目前“双合”人员已占PartD计划药物总成本的一半以上。
 
    研究显示,“双合”人员最常使用的100种药物基本由29家大药厂生产,这些药厂在2006~2007年间(因为受益人通过Medicare获得药物)获得的额外收入至少为37亿美元。强生是最大的获益者,其额外收入达6.15亿美元,其中有5亿多美元来自维思通(Risperdal),百时美施贵宝(BMS)的多得收益达4亿美元,其中2亿美元来自波立维(Plavix)。
 
    据悉,这份研究报告参考了保险公司和制药公司主动提供的药价机密信息,因此是对PartD运作情况的惟一深度调查。政府审计办公室(GAO)和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无法审查PartD的运转情况,原因在于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不为其提供这些数据,而CMS则拒绝承认该计划存在巨大缺陷。
 
    在2006年和2007年,MedicarePartD分别花费美国政府470亿美元和490亿美元,预计未来10年,该项目将会花费9000亿美元,其中“双合”人员的花费达4320亿美元。委员会表示,倘若药厂以供应Medicaid的价格为PartD供药,将减少860亿美元的支出,若 Medicare能够直接与厂商谈判,让所有受益者(不止是“双合”人员)的药价都与Medicaid相同,则可节约1560亿美元。

    医保赔付低 医生拒接种
 
    据美联社报道,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由于美国医生给私营保险公司投保的儿童接种疫苗可能会赔钱,约1/10的美国医生表示会尽量减少提供该服务。而早些时候的一份调查显示,不同医生为疫苗接种所支付的费用和能够从私营保险公司获得的赔付有巨大的差异,例如一种建议儿童接种的疫苗,可能有1/10的医生会为此赔钱,其他医生则可在每次接种中净收入40美元。调查中的支出只涉及购买疫苗的费用和保存及相关服务费用,没有包括接种费用和员工耗时的费用,不涉及占疫苗总数50%以上由政府支付的疫苗,这些疫苗免费提供给医生,并提供接种费用。
 
    许多医生表示仍将继续为小孩接种疫苗,因为医生的职业道德和免疫项目可以带动其他业务,调查显示,约11%的医生考虑停止为私营保险公司投保的病人接种,其中21%的家庭医生有此考虑,只有5%的儿科专业医生有此考虑。
 
    专家指出,由于不断有新疫苗上市,疫苗的费用问题这些年愈演愈烈,许多新疫苗的价格非常昂贵,如宫颈癌疫苗Gardasil一个完整疗程的费用需要375美元。有政府咨询(http://www.chemdrug.com/)委员会建议政府健康部门提高疫苗的保险赔付。(洛频)
 
    Medicaid为标签外用药支付2亿美元
 
    Medicaid本来已经受到政府预算缩减的伤害,但其有限的资金还有一部分用于支付标签外用药。来自美联社的调查显示,2004~2007年间,Medicaid累计为100多种未批准药物支付了近1.98亿美元。
 
    自1962年后,美国国会授权FDA(http://www.chemdrug.com/article/11/)对所有新药(http://www.chemdrug.com/)进行审评,而按规定,Medicaid必须为常见病如感冒和疼痛等买单。那么,为何美国市场上仍有这么多未获批药物用于患者并由政府买单呢?美联社的解释是:1.FDA还没有对这些药物进行统计;2.部分药厂认为这些药品(http://www.chemdrug.com/)已经多年临床使用;3.Medicaid表示这些药物既然有售就得买单。
 
    Medicaid首席执行官HerbKuhn向美联社表示,清理老药的标签外使用问题不光涉及用药安全,还需从Medicaid的使用效率来考量如何提供有效而有益的医疗服务。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奥巴马给美国医改下猛药 在医疗保健体系上豪赌】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